Hukon

*全部繁體注意

只要有糧,乙女腐女皆吃的雜食派

生存的意義就是2次元和2.5次元!
ES就是我的人生!

大本命敬人
首推敬人、二推英智和kn全員、三推夏目!
首推knights、二推fine、三推紅月!

主要是看故事時見到Amazing☆和marvelous
又能夠激發我inspiration的就會發圖

沉迷2.5次元俳優
首推小松準弥、多和田秀弥
二推荒牧慶彦
三推小南光司

{敬人生賀}今天是什麼日子呢?

{敬人生賀}今天是什麼日子呢?

*作者是個取名廢請見諒
*忽略作業的情況下總算趕上了
*沒cp向,純友情向故事,算是敬人中心的類形
*寫這麼多人只是為了字數(X)
沒問題的話就開始吧!

    今天的夢之咲學院也在平靜的一天中渡過......真的能這麼說嗎?
   
    「守澤!不要在走廊上奔跑!」

    「神崎!不要隨意揮刀!」

    「日日樹!你這個問題兒童給我站在原地!」

    聞言止步的涉從口袋中撒出一堆玫瑰花瓣向敬人撒去,並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:「喔呀?是右手同之人呢。今天又想怎樣對我說教呢?在回答我這個問題前,右手之人先來回答我的問題吧!」

    「不準撒花!日日樹你又想耍什麼花樣?真是的,無可救藥。不過你想問我什麼呢?要是想要戲弄我的話,你就做好被我說教三小時的準備吧!」

     「難道我在右手之人的眼中就真的是個這麼麻煩的問題兒童?真讓人受傷呢,我都要咬着手帕以示抗議了。」

    「不需要,有什麼就快點問吧。學生會裏還有堆積成山的工作等着我去處理,我沒有太多空餘時間。」

    「呼呼呼,看來右手之人很期待我的發問呢。那麼時不宜遲!問題就是:今天是什麼日子呢?右手之人可別用日期這樣的答案來敷衍我喔!」

    「哈?」敬人皺着眉,思來想去只得到一個答案。

    「是妹妹之日吧?就是那個知名漫書家畑田國男於1991年制定的日子吧?」

    「右手之人真不愧是我的對手!給出如此Amazing的答案!都讓我不知道該怎樣回應你了,可惜這不是我心中的標準答案呢!再想想吧!今天放學後來隔音練習室吧!那時候我再告訴你吧!那麼,告辭了。」

    「搞什麼呀那傢伙,真是的,無可救藥,也只有英智會與這樣的人做隊友了。算了,回學生會把剩下的工作都完成吧。」

    敬人在回到學生會的路上,一直在回憶涉的說話,然而百思不得其解,不自覺皺緊眉,銳利的目光在鏡片的反射下更顯威嚴,令路過的學生不由自主地繞路而行,平日熱鬧的走廊變得靜寂。

    好不容易回到學生會,卻發現桌上的文件都已經被處理好,座位上的正是他的青梅竹馬,一臉有趣地盯着自已看。

    「今天我可是乖乖的處理完所有文件,敬人就好好休息好了。」

    「雖然處理好文件是你的本份,但今天怎麼突然良心發現連我的份也做好了?」

    「哼哼,只是不想看見你又胃痛罷了。快感謝你有我一個這麼體貼的青梅竹馬吧。」

    「也不想想你平日都把工作推給我,不過也謝謝了。」

    「敬人就是傲嬌呢。話說,涉讓你放學後去隔音練習室吧?可別忘了喔,不然用綁的也會把你帶過去。」

    看着英智那危險的笑容,敬人不得不考慮自已的人身安全。

    「敬人就別那麼警惕了,我們沒有要作弄敬人的意思喔。說起來差不多上課了,我們回課室吧。」

    回到教室,聽着課本上的內容,抄着筆記,隨着分針的跳動,很快,下課鐘聲響起了。

    「幸好今天沒什麼工作,現在就去隔音練習室看看他們在什麼好了。」

    那怕是到了放學時間的夢之咲,學生也因為各種社團活動及團體練習而留下,爭取每分每秒去享受高中的生活;前往練習室的路上更是人來人往,一點都不冷清。

    敬人到隔音練習室門前, 輕輕敲了敲門便推門而入,室內卻是漆黑一片,空無一人。

    「他們不會真的是在耍我吧?」

    再往前踏一步,燈就被打開了。

    「生日快樂!」

    彩紙撒在敬人身上,歡呼聲此起彼落,本來躲在角落裏的人紛紛走出來,把敬人嚇了一跳。

    對啊,九月六日,不正是我的生日嗎?只顧着工作都忘了,還好還有他們。英智、鬼龍、神崎、衣更、日日樹、伏見、姬宮、朔間前輩、月永、朱櫻、大神,謝謝你們。

    「隔音練習是用來練習的地方,你們居然在開派對,即使是生日也不可以,何況我身為學院的副會長,更需要管理好學校的秩序。真是的,無可救藥。」

    「明明敬人就很高興吧,總是口是心非的,不知情的人就要誤解你了。」

    的確,敬人那微微上翹的嘴角,那對漂亮的綠眸子裏流露出的柔和,都把他那快要按捺不住的興奮和感激顯露出來。

    「蓮巳殿下,生日快樂!大家也花了不少心思準備,你喜歡嗎?」

    「蓮巳,生日也樂。今後也作為紅月一起繼續努力吧。」

    「敬人,生日快樂。我給你的禮物是胃藥喔,即使我再搞事也不要緊了吧?」

    「右手之人,生日快樂!如此特別之日,就拋開理智,盡快享受驚喜吧!」

    「敬人,生日快樂!派對上洋溢着的幸福感激發了我的靈感,我為你作了首曲子!」

    「副會長,生日快樂!我會努力做好學生會的工作,讓你少吃點胃藥的了!」

    「副會長,生日快樂!我會讓奴隸一號把地方打掃乾淨的了,所以就盡情慶祝好了。」

    「副會長大人生日快樂。一直以來承蒙照顧了,今天就好好狂歡一下吧。」

    「蓮巳前輩happy birthday。平日被tension所包圍的蓮巳前輩會在今天變得hyper嗎?」

    「混蛋眼鏡!生...生日快樂。切,我知道了,今天就暫且不說眼鏡壞話。」

    「蓮巳,生日快樂。我來就讓你這麼驚訝嗎?這只不過是開始,驚喜可還陸續有來!」

    看着大家真誠的笑容,聽着大家衷心的祝福,那怕是平日不苟言笑的敬人也眉開目笑。

    「嗯,謝謝大家。你們還記得我的生日,會幫我慶祝,就是我最好的禮物了,只是等會要清潔好,不然會給別人添麻煩的。偶爾放鬆一下也不壞,可是別玩得太過了。」

    「哈哈,敬人就是不坦率,不過也沒關係,由我帶動氣氛好了,就先從奶油開始吧!」

    還沒等敬人反應過來,英智便往臉上抹了一塊奶油。

    「英智!你這傢伙倒底在幹什麼!」

    「玩奶油啊。這是派對必備的環節吧。不然為什麼要準備奶油蛋糕啊?」

    還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,敢這樣跟敬人說話的,也真是沒誰了。

     「對啊!右手之人,你可別反悔!我等這一刻好久了!」

    夢之咲就在夕陽的沐浴下,渡過了一個充滿歡笑聲下午;敬人也渡過了他高中生活中最快樂的一天。

{英杏}守護

*BE向
*OOC可能有
*私設有(?)

   「英智前輩,今天身體好點了嗎?」

   少女甜美而温柔的聲線在腦中迴響着, 眼前卻看不見少女的身影,只有白茫茫的牆壁和停止跳動的掛鐘,撲鼻而來的也只是令人厭惡的消毒藥水味。

   為什麼,我們不能在一起呢?

   「......」

   少女蹲在草叢裏瑟瑟發抖,嘴唇微微張開卻發不出半點聲音,水藍色的眸子裏夾雜着一絲恐懼,反映出自已的面容。第一次的相遇,絕對不值得一提,也太糟糕了,難道我就只是一隻令人惶恐不安的怪物嗎?

   「前輩怎樣看呢?」

   「革命」過後,便是寧靜的校園生活;放下身份,大家也只不過是普通的高中生。少女漸漸習慣,也不再畏懼,會詢問自已的意見,會鬧小情緒,會躺在自已的懷裏撒嬌,同時卻會照顧自已。温柔的一面,打動了不少人,那怕是冰冷的學生會長。

   「托大家的福,我總算成為被認可的制作人了。」

   少女的工作漸漸進入軌道,成為眾人的焦點,努力的樣子,自信的樣子,成熟的樣子,一舉一動也被他看在眼內。

   「我說, 英智你喜歡上杏了吧?別裝傻,也許你沒留意,你看杏的眼神不同了。」

   喜歡上她了嗎?這種感情,就是喜歡?雖然有着可愛的面容,但也就是一個平凡的少女。不,能掀起一場暴風雨的少女絕對不平凡。只是,為什麼我會喜歡上她?是那份温柔?那份堅強?還是那美妙的音色?

   「聽說,你喜歡上你們學校唯一的女制作人了?你可別忘記你天祥院財閥繼承人的身份,這種校園遊戲別太投入,你又不是不知道, 道路上的障礙,我們天祥院家可是會毫不猶豫剷除掉。」

   剷除掉嗎?真是可悲呢,想守護喜歡的人,卻只能遠離她,狠心地把她從自已身邊推開,看似位高權重的大少爺,卻不能按照理想的人生活下去,只能是別人的傀儡,又有什麼值得羨慕呢?

   「杏,我有話要跟你說。」

   臉上有着天使的笑容,殘酷的話語卻從口中說出;明明一直用着訴說故事般輕鬆的語調,氣氛卻凝重得像是喪禮一樣;對比整場對話中面色依然風雨不改的少年,憑着那細小的啜泣聲,不難想像少女此時被髮絲所遮蓋的面容會是一副怎樣的情景。

   「原來英智前輩是這麼想的嗎?我明白了。」

   對不起,我能做的, 只有把傷害減少。

   「最近製作人有點心不在焉,天祥院君,你作為學生會長,關心一下她的情況吧。」

   果然說得太重了麼?以學生會長的身份,關心學生是應該的吧?應該不會有任何麻煩吧?

   「怎樣最近好像沒看見製作人了?她平日很活躍的啊,在2A也沒看見她的身影呢。」

   「你沒聽說嗎?她好像再次被強制轉學了,連告別也沒有,原因倒是不清楚了,流言四起,怎樣的說法也有,真的很神秘呢。」

   原因?還不是因為我,明明知道要遠離她,卻忍不住接近她。那天只不過是普通的向她了解近況,卻被來校開會的父親看見。都是我,才害得她又得再次經歷這種痛苦,害她不能再以製作人的身份出現在大家面前,恐怕以後也不可能了吧?

   「我警告過你的吧?是你自已一手造成的後果,別怪其他人,你以為就好好繼續當天祥院財閥的大公子,別節外生枝,否則就不只這麼簡單了。」

   對啊,怪不得別人,可我又能做什麼?又不可能挽回,杏所受的傷害肯定不比我少吧?只是,我現在到底為了什麼而活下去?我......

   「醒了嗎?怎麼突然暈倒了?明明身體狀況一直也很穩定,你可要好好保重啊。」

   保重?現在的我的確要呢。為了贖罪而活下法,雖然杏再也不能回來了,但是可以的話,就讓我一生都在這名為天祥院的牢籠裏生活,最少,這樣的話,只有我會受到傷害。這樣,也算是守護着她吧?

{全員向}校園祭!是好事還是壞事呢?


*詐屍許久終於復活的作者(不你走

*作者是一個嚴重不懂取命的人,先將就着吧(笑)

*因為學校近來要舉行校園祭,在狀況百出的情況下有感而發

*段子向(本來的想寫正經長文向的卻想不到梗,有的歡迎提出

*OOC可能有

沒問題就開始了(^^♪

①蓮巳敬人的場合

   「杏,再過兩週就是校園祭,準備得怎樣了?你又有沒有什麼想法?周邊的生產順利嗎?」

   「托大家的福,準備得七七八八了,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,只是......周邊那裏的話,廠家那邊臨時出了點問題,可能會有延遲甚至是終止合作的情況出現。不過不用擔心!我找了其他廠家的資訊,應該會幫得上幫的!讓我找找......不、不見了?對不起,敬人前輩!請給我一點時間!」

   杏並沒有找到文件,快急得哭出來時,忽然感受到頭上傳來一陣温柔的撫摸。

   「真是的,作為唯一的製作人,你已經很多工作了吧?雖然說獨立是必要的,但在適當的時候也要依頼一下別人,像是這樣的突發情況應該早點匯報,這樣才能更有效率地解決問題,知道了嗎?過於勉強自已的話,可是會倒下的,明明在新年時就跟你說過『不要忘了有我在你身邊』這樣的話吧,為什麼還要獨自承擔呢?接下來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,你就好好休息吧。」

   沒把事情做好的罪惡感和挫敗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安心及感激。

②日日樹涉的場合

   「哦呀?是小杏呢~大致上的事情,我向右手之人詢問了一下情況,聽起來,是個很大的問題。不過不要緊!你的日日樹涉將會為公主殿下帶來奇蹟!」

   語音未落,先是一堆白鴿從涉的頭髮和衣服裏鑽出來,繫在身後的彩帶上閃亮亮的,似乎吊着一些細少的吊飾,小杏定眼一看,就是她設計的周邊。

   「涉前輩,你是怎樣做到的?」

   「要是把魔術背後的秘密說出來,就不Amazing了,要保密喔~好了, 公主殿下要知道的,就是把這些周邊收好並交給右手之人。那麼,你的日日樹涉,先告辭了!」

   從窗戶跳下去並乘上熱氣球的涉又怎會告訴杏,那些周邊是他拜託友人所生產,還有他熬了幾天夜所製作出來的?

③ Ra*bits的場合

   「杏學姐!!!」

   從走廊末端傳來的聲音,變成Ra*bits的身影逐漸靠近杏。

   「學姐最近為校園祭的事情傷透了腦筋,甚至睡不好吧?我有幾種推薦的枕頭,有助睡眠喔!」

    「這裏有幾個薰衣草香囊,希望能幫到小杏學姐!」

   「小杏姐姐,感覺你瘦了,可不能因為只顧着工作而不吃飯的說。我這裏有好多麵包,都可以給姐姐的說!」

   「小杏太拼命了!仁~哥是可靠的前輩,要偶爾也要依靠一下仁~哥喔!Ra*bits的大家也絕對會幫小杏的!」

   看着一群天使的笑容,再辛苦的工作也值得了。

後記: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已寫了些。甚麼,只知道要是現實中真的有他們那麼美好的人就好了,那麼工作會輕鬆得多。

❴全員向❵ 小杏搞事的話會發生什麼事?

*全文搞事向,無文筆可言
*壓力超大崩潰邊緣之下的產物,雜亂無章
*排版奇特
*引用官方故事/角色事件
要是沒關係的話,讓我們開始搞事吧(X)

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✴

    今天天氣看起來不錯呢......什麼也不做就太可惜了......

事件1:蓮巳敬人——關於眼鏡

    「敬人前輩!」

    「怎麼了,你這個問題兒童,有什麼事嗎?」

    「你說過你在學生會的櫃裏放了三副後備眼鏡,以備不時之需,對吧?」

    「對,那又怎樣?未雨綢繆,有什麼問題?」

    「倒不是,只是很好奇,要是真的只有三副,那麼你借青葉學長眼鏡時,為什麼眼鏡能放滿一張圖書館的桌子?那裏最少有十多副吧?能解釋一下嗎?」

    「......」

    「前......」

    「杏,你給我聽好了,這幾天放學你那裏也不用去,來學生會找我就好。」

    「為什麼?」

    「這麼簡單的問題也不明白?你提出這樣的問題,害我胃痛,課本上的知識你也沒記得那般清楚吧?光是就着『對前輩該有的態度』、『學生的本分』、『制作人的工作和責任』這幾點,說上一個月的教也不是問題。你這個問題兒童,做好覺悟吧!」

    此時此刻,杏的內心是崩潰的。

事件2:天祥院英智——關於缺氧

    「英智前輩!」

    「是杏啊,會主動找我,真是難得呢,有什麼事嗎?」

    「前輩之前在『喧嘩祭』的時候曾說過,要讓我『親口給你傳送氧氣』這樣的話吧?結果後來又說『呼出來的氣體中,二氧化碳佔大多數,反而會很難受』,是這樣沒錯吧?」

    「對,突然這樣問,難道杏是真的想親口給我傳送氧氣嗎?要是真的話,我現在就會開心得缺氧住院的。」

    「並不是。只是,前輩你肯定你沒說錯嗎?」

    「哦呀?」

    「根據我中學二年級時所學的科學,吸入前的空氣中,氧氣佔21%,二氧化碳佔0.04%,餘下的與我要說的事無關就不說了;吸入後,氧氣佔16%,二氧化碳佔4%,雖然比本來多100倍,可是16%和4%,即使前輩的心理年齡只有三歲,也懂得分哪一個較大吧?難道是前輩你太久沒上學,把所有知識都還給老師了嗎?」

    「......」

    「杏,你是不是被敬人的說教折磨瘋了?是那樣的話,我可以當沒事發生過。」

    「並沒有。雖然沒在認真聽,可是英智前輩你不覺得聽着敬人前輩的聲音是一種享受嗎?就算是在說着殘酷的話語也不覺得有問題。」

    「......」

    「杏,你還是看看心理醫生比較好,還有,你剛剛說的話,我就當沒聽過說了,否則......」

    「否則什麼?」

    「否則你就不可能繼續站在這裏了,我以天祥院的名字發誓。」

    「......」

    「那個......前輩,我果然有點不適,還是早退看醫生好了,再見!」

    下一秒,杏的影子已經不見了。

    杏:我做錯了什麼,為麼前輩們都會這麼對我?學生會果然很可怕......

FIN

作者後記:要是沒傷到大家眼睛或是浪費時間就好(笑)

起初還真信了
温書以後......
天祥院你算計我.jpg
看看筆記上說的是什麼
你說的又是什麼?
呼出的空氣中
氧氣比吸入前少了5%,佔16%
二氧化碳雖比吸入前多100倍,但也只有4%
16%和4%,就算你只有三歲也懂那個較大吧?
肯好我有温書
不然給你騙了也不知道(笑)
所以說是可以給英三歲人工呼吸囉?(不對

{敬杏} 那天的你比煙花還要美

*第一次寫的同人文新手
*OOC可能出沒注意
*以下正文

    下課鐘聲響起,沉悶而冗長的授課也隨之結束。看着在課室裏活奔亂跳的昴流追着北斗打鬧,除了無奈還能怎樣呢?

   

   「終於到暑假,不用上學了!閃亮亮的夏天最棒了!杏會有什麼安排嗎?」

   

    ‎‎「明星君還真是有活力呢!沉悶的課堂過後還能邊跳邊說話。」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明星你這傢伙別在課室裏亂跑,很危險的。」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小北還是一如既往地嚴肅啊!阿木的話只要肯做便能做到喔!要不要試試看?」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不、不用了......」

    ‎

    ‎對啊......下週就是暑假了,好像神社會有煙花大會,要邀請那個人嗎?

    ‎

    ‎一踏出教室,看見的便是敬人前輩在嚴厲地說教,銳利的目光穿透鏡片,即便是再頑劣的學生,無不被這份氣勢所陣壓,被他那冗長的說教嚇得求饒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我說你們,別在走廊上奔跑!真是的,要我說多少遍才會記住,無可救藥。杏,你愣在那裏幹什麼,是有什麼事嗎?」

    

    ‎ 被發現了呢......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敬人前輩......」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怎麼了?有什麼事就快說吧。學生會還有很多工作,我可不是你想像中的那般空閒喔?」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那個......前輩,請問你可以......可以和我一起去來週的煙花大會嗎?」杏紅着臉,看着腳尖,偶爾抬起頭觀察敬人的反應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敬人停下了手中的工作,饒是有趣地抬頭看向杏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不行嗎?不行也沒有關係的!畢竟敬人前輩也很忙......」那怕只是一瞬間的對視,一絲的遲疑,敬人的一舉一動都足以令杏手忙腳亂了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可以喔。」意料之外簡潔的答覆,毫無疑問嚇到了杏。

    ‎ 

    ‎這算是成功了嗎?竟然就這麼簡單,這麼順利,不會是夢吧?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別發呆啊,既然能夠鼓起勇氣來問我,也就是說不管我答應與否,都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了吧?還有,我會允許,就這麼令你驚奇嗎?」

    ‎

    ‎竟然無法反駁呢......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既然沒想過我會答應的話就別問我啊。想問我為什麼我會知道吧?真是的,你這傢伙總是把表情都寫在臉上,即使不說話,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吧?問這樣的問題,還真是無可救藥。」

    「‎就算是這樣,我沒有辦法啊......」雖然不只一個人說過這句話就是了。

   

    ‎看着杏一臉委屈,頭都低得快要碰到腳尖了,敬人也不忍心再說教下去了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好了,是下週六吧?下午五時在車站見,沒問題吧?」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沒問題,不見不散。」

    ‎

    ‎到了當天,杏大清早就起來了,從早上就一直期待着下午的到來,畢竟是自已第一次主動相約和男生去煙花大會,說不緊張的話是騙人的;雖然杏身為一視同仁的製作人,可是製作人的背後也只是個普通的女高中生,心裏對於每個人的好感也會有所不同吧。期待與興奮,倒是真實的心情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為了即將來臨的相約,杏可是細心打扮了一番的,不管是髮飾、髮型、妝容,還是服裝,都讓作為男高中生的弟弟提供意見,再三仔細檢查過才出門赴約的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褐色的秀髮被紅繩捆起來,馬尾鬆鬆地搭在肩上,看起來隨意卻不失禮;淡淡的妝容,好讓自已的氣息看起來比平日還要精神,卻不會過於嬌艷;一朵朵粉紅色的櫻花落在紺藍色的浴衣衣襟和下擺上,明黃色的腰帶作為襯托,為杏帶來文靜温柔的感覺。

   

    ‎‎在前往車站的路上,路旁貼着宣傳海報的街燈,車站前同樣穿着浴衣的行人,都令杏更急不及待與敬人相見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根據椚老師平日的教誨,此時此刻距離約定時間還有十分鐘,不知道敬人前輩會在那裏呢?前輩也會這般期待嗎?還是說,這只不過是像泉前輩說的一樣,是我有什麼錯誤的期待?果然我還是......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杏,原來你在這裏,想不到你也這麼早就到了,應該說果然是製作人嗎?現在距離大會開始還有一段時間,我們先到附近逛逛,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?」

    ‎

    ‎敬人突然在杏面前出現,還要說了這麼多話,加上難得的打扮,讓杏一下子反應不過來,只能呆呆的與敬人對視。

    ‎    ‎

    ‎以深灰色為主色調的浴衣十分簡潔,卻足以把敬人顯得更高,修長而鍛煉得恰到好處的身型也展示出來。也許是因為天色漸漸昏暗,在澄黃色的天空襯托之下,即使是和平日一樣的面容,總是伴隨著那雙綠眸子,能夠鎮壓一切的銳利目光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比大海還要平靜,像陽光般柔和的注視;那比星辰更閃耀的微笑,完美地把偶像特有的光芒表現出來。

    不只是杏,旁人都不禁被男孩俊俏的外貌深深吸引住了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怎麼了?是有甚麼在意的事情嗎?沒有的話就走吧。」即使平日習慣了在舞台上成為眾人的焦點,可那些目光再熾熱,再熱情,也不及杏的注視這般真誠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說起來,這套浴衣很適合你,很漂亮。」敬人前輩這是在讚我嗎?雖然很開心,可是我應該有什麼反應?是應該道謝還是稱讚前輩?

    ‎

    ‎看着杏的表情,臉也紅得像熟透了一樣,敬人才意識到自已說了什麼。為了破解尷尬的氣氛,敬人隨即邁開步伐;大概是不想杏走得太辛苦,步子意外地不是很大,杏也能夠輕鬆地跟上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逛了好一段時間,天色開始沉下來,在晚霞的輝映下變成淡紫色。煙花大會也差不多開始了,小販們紛紛裝飾自己的攤位,期望能吸引更多客人光顧。敬人和杏倒時不太着急,於是決定先到神社參拜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鞠躬一次,拍兩次手,再誠心許願,最後再鞠躬一次,這樣就完成了呢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「那麼我們走吧。」

    ‎

    ‎敬人不知道,在他參拜的時候,杏悄悄地睜開眼瞧了他一眼。認真的敬人前輩,真的好帥氣呢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杏不知道,在她參拜的時候,敬人悄悄地睜開眼瞄了她一眼。認真、真誠的杏,真的好可愛呢。

    ‎

    ‎完全暗下來的天色,四周變得漆黑一片,幸好有小攤的燈籠照明,令晚上變得熱鬧一些,有別於平日的寂靜。兩人並肩同行,在小巷中漫步,好好享受難得的時光。如果可以的話,永遠停留在這刻有多好?

    ‎

    ‎杏不是第一次參加煙花大會,畢竟只是和弟弟一起參加的次數已經不在話下,但是,感覺是截然不同的——和前輩一起的時候,總有一絲温柔在心頭纏繞着,久久肯不離去。

   

    ‎「杏,要試試看嗎?之前因為『喧嘩祭』所以沒時間體驗,有點可惜呢。」隨着敬人的方向看過去,整齊排列的標靶映在眼前。射擊遊戲可不是自已的強項,我也只會浪費金錢吧。

   

    ‎「想要哪個獎品?我給你贏回來吧。」仿佛是讀透了杏的心思,在杏沉思的時候,敬人毫不猶豫地付了錢,拿起玩具槍,等着杏的答覆。

   

    ‎「想要那個櫻花圖案的扇子。」因為很像平日敬人前輩在舞台上用的那一把。

   

    ‎「也就是說要滿分吧。」抬頭一看,敬人已經擺出了準備的姿勢,目不轉睛地盯着目標,那認真的氣場令周圍的人不禁屏着呼吸,仿佛一絲呼吸聲也會影響了敬人的表現。

   

    ‎嘭,嘭。一發又一發的子彈準確無誤地落在目標上,敬人以滿分完成這個遊戲,比預中還要高分,旁人都發出了難以置信的歡呼聲。

   

    ‎真不愧是敬人前輩啊!和平日一樣的完美。

   

    ‎「拿好了,我平日可是有練弓道的,在精神統一和瞄準目標上可是十分有自信的。」敬人笑着把扇子遞給杏,一邊露出自豪的樣子。

   

    ‎真是可靠的前輩啊。這般耀眼,大概是我無法觸及的存在吧。

   

    ‎「杏?在想什麼呢?我們走吧。」不知敬人是否察覺到杏消沉的想法,隨即和杏一起前往下一個攤檔。

   

    ‎走着走着,一陣香甜的氣味迎面而來,吸引杏的注意。這香味,是棉花糖啊。

   

    ‎「杏?是想吃棉花糖嗎?我買給你。」杏才剛剛回過神來,敬人就已經買好了棉花糖。

   

    ‎杏道謝過後,便興高采列地吃棉花糖,那天真無邪的眼神,仿佛就是一個三歲的小孩子。這個場景,那怕是總是皺著眉的敬人內心也會有所波動。

   

    ‎大概是注意到敬人溺寵的目光,杏不好意思地紅了臉。「為什麼前輩總是對我那麼好呢?」這句一直藏在心底的話,也就不自覺地說了出來。

   

    ‎「因為我是你前輩,這是應該的。」只是「前輩」這麼簡單嗎?

   

    ‎

    ‎也許是各懷心事,沉默在兩人之間隨之散開。

   

    ‎「說起來,快到放煙火的時間了,我們到那邊山上的公園上等待吧。」為了化解尷尬的氣氛,敬人首先提議。

   

    ‎平日熱鬧的公園因為煙花大會而變得人煙稀少,也就只有敬人和杏。晚風輕撫着臉龐,背後的小花傳來清新的香氣。

   由於公園坐落山上,位置較高,即使煙花大會人山人海,本應十分吵鬧,可是一點聲音也傳不到來,萬籟俱寂,兩人坐在長椅上,好不愜意。正因為這樣清幽的環境,才能享受平日不可能感受的清靜,好好享受在一起的每一分,每一秒。

   

    ‎明明只有兩個人,什麼也不說的話,感覺很奇怪呢。難得這裏只有敬人前輩和我兩個,這麼難得的時光......

   

    ‎雖然說這傢伙不愛說話,可是在這樣清靜的環境下也太奇怪了吧。可以的話,想要跟她說上兩句話,想更了解她......不對,我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?   

    ‎「敬人前輩!」

   

    ‎「杏。」

   

    ‎同一時間發出的兩個聲音,打破寂靜,也令兩人的臉染上一絲紅暈。

   「前輩!請讓我先說吧!」杏在敬人猶豫的瞬間搶先奪去發言權。

   這傢伙難得會這般主動,就先聽聽她想要說什麼吧。

   看見敬人點點頭,一言不發地看着自已,杏就紅着臉地問:「敬人前輩的眼中,我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呢?是轉校生,製作人,還是反抗學生會的問題兒童?」

   「都不是,杏就是杏,其他的也只是身份,沒有什麼特別,最多也就是『水神姬老師』的頭號粉絲兼學徒罷了。」

   先是一臉認真地否定,再是難得的玩笑,讓杏一時間不知該作怎樣的回應。

   「既然你說完,那就到我了。杏,你說,你眼中的我又是怎樣的。」

   敬人前輩,竟然也會問這種問題?我沒聽錯吧?

   「你這傢伙問我,我就不能問你嗎?你沒聽錯,快點回答。」

   又被猜到心中所想了呢......我眼中的敬人前輩......

   「是個認真的人,很嚴肅,但又很温柔,是個很好的前輩,在三年級中是為數不多的正常人,被作弄時的反應也很有趣。」

   我好像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......

   「這樣啊,只是前輩嗎......」敬人一直喃喃細語,反覆思考着杏的答覆。

   「等等,杏,你剛才是不是說了些很失禮的話?」

   才注意到啊......

   「沒有。」

   「那就是有了,你是想聽關於答題技巧、尊重前輩和誠實作答的說教嗎?」

   「不想。」

   「你這傢伙平日就不多說話,倒是拒絕最快,就像我提議你加入學生會的那天一樣。」

   為什麼突然舊事重提?

   「說起來,那天拒絕真的有點後悔呢。」

   「真的?為什麼?」我到底在期待些什麼?這麼激動,可不像我啊。

   「嗯。畢竟學生會很多工作可以做,現在製作人的工作有點不夠」

   「你還真的把工作當作戀人了?你也別太勞累了,雖說勤勞是好事,但萬一哪一天作為製作人的你倒下了,對偶像來說不是什麼好事,你可要兼顧好。」何況,我也很擔心你的。

   「知道!不過,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吧。」該說出來嗎?

   「什麼原因?」那句話對敬人來說,仿佛是黑暗中的一絲光明,再次降臨的,倒底是希望還是失望?

   「因為一個人。」簡潔而直接的答覆,有時比沉默更讓人着急,更讓人焦慮。

   「誰?」

   「那個人就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啊。」

   敬人最不擅長應付的,就只有意料之外的事情了。意外的答覆,令敬人心裏原本就不平靜的大海,牽起了一陣又一陣的巨浪,無法平息。

   「你說什麼......」敬人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問。

   「敬人前輩一直以來對我這麼嚴厲,也就是因為想我成為一個出色的製作人吧。這份心意,我感受到了,也許前輩看起來總是很兇的樣子,但也有温柔的一面;還有那份認真,大概就是吸引着我的地方吧。」把心底裏一直以來的想法都說出來,感覺真的很不錯呢,只是不知要多少個晚上才能說完了。

   「杏,你的意思是......」該說這傢伙單純嗎?說出自已的心聲,還要這麼詳盡,誰也明白得七七八八吧?雖然我也不討厭這樣子就是了,就逗逗她玩吧。

  「說真的,今天前輩會答應跟我一起參加煙花大會,我真的很高興,因為我......我很......」其他的話也說出來了,為什麼最重要的一句卻偏偏說不出來?可不能在這關鍵時刻才……

   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,就被打斷了。敬人突然靠近的臉龐,使杏的呼吸亂了,心跳也不自然地加速;現在,杏的視線中,也就只有他——蓮巳敬人。

   唇上傳來一陣柔軟的觸感,十分温柔,猶如蜻蜓點水般。輕輕一吻,卻能清楚傳遞自已的感覺。

   
「前輩......你......」突然被自已喜歡的人吻住,誰也會被嚇到吧。

   「從認識你的那一瞬間開始,就感覺你會給我帶來麻煩,結果是真的,我會因為過於在意你的事情,不由得連抱怨都變多了......」敬人的聲線越來越小,臉也比平日更紅,一直把頭別到另一邊,偶爾抬頭瞄瞄杏的反應。

   「大概是因為......」

   「其實......」

   「我喜歡你。」

   兩個重疊的聲音,在煙火於空中綻放前一刻響起;兩個人的視線,交錯在一起,眼中只映照出對方的容貌。與以往不同,即使沒有說話,也不在尷尬了,是誰也不願離開的平靜。

   一幕又一幕的煙花此起彼落,在空中爭先綻放,劃破了漆黑的夜空,也打破了二人的對視。

   「煙花匯演開始了,很美啊。」杏抬起頭,用着純真的眼神仰視着夜空,好像一個三歲小孩到遊樂園遊玩的那般興奮;不同的,就是她臉上掛着動人心弦的笑容。

   「真美呢。」與杏不同,敬人所望的是杏,而不是煙花;眼神中流露着温柔與寵溺,臉上掛着的,是温柔的笑容。

   「要是可以永遠停在這一刻有多好。」敬人隨後一把抱過杏,把她的頭靠在自已的肩膀上。

   遠看,兩人依偎在一起,伴隨着煙花的襯托,就是一幕比星晨還要優美的情景。

深夜刷出來的對話😆😆😆😆
“果然很冷啊...杏,讓我送你回家”
↑字面理解渣翻
男友力MAX啊這人

第一反應:可愛
第二反應:千秋你沒事嗎?
某程度上千秋也挺可憐的?

這人太可愛了
敬人一生推☆
話說調情什麼的敬人你真懂啊

這服裝...我血槽空
大家也很可愛呢
台服截的,所以沒有斑